点燃油桶中的柴油是却成功的将浸满其他油脂的

 往外扯。
 
    谁都知道,那货身下压的有枪,天知道他抽出个空隙会不会扣动扳机开上一枪?
 
    别看海盗也算是身强力壮之辈,但在这帮拼了命的女人们面前,尤其是身上还压着一个英国版的“大马猴”的时刻,他真的,马上就要成了盘菜。
 
    双腿差点儿被板成了一字马,海盗想仰天狂喊一声:”哥们儿没练过舞蹈啊!“,但是喊不出。因为他的脑袋都被死死的按着。
 
    眼看浑身被死死固定着一动不得动,连想喊都不能尽情的呐喊,而握着被压着的冲锋枪扳机的手也要一点点被女人们像拔萝卜一样被板离最后的希望,人都看不见的海盗眼睛里闪过一丝决然的狰狞,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低着脑袋用马来语高喊:“那就一起死吧!”
 
    刚一个膝撞将身前海盗撞得委顿在地,眼看是出气多进气少是不可能活的了,刘浪也瞥见那边英国帅锅开始发动并成功将海盗扑倒在地,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如释重负。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危机到此就结束了。
 
    可是,海盗猛然暴起的闷吼却让刘浪脸色为之一变,虽然听得不是太懂,但刘浪本能的感到一阵危机。
 
    毫不犹豫的,身体一个侧滚向另一边闪去。
 
    与此同时,只听一阵“哒哒”枪响。被海盗压在身下的冲锋枪喷吐出的火舌打得被死死压住的海盗血肉横飞,爆起一团团血雾。
 
    被逼入绝境的海盗竟然选择了一种最惨烈的自杀方式,不过随着穿透他身体的子弹打到铁皮油桶上溅起的一团团火花,惊险躲过子弹的刘浪脸都绿了。
 
    虽然,那火花并不足以点燃油桶中的柴油,但是,却成功的将浸满其他油脂的丝质易燃物给点燃,火焰腾空而起的那一刻。
 
    在场的欧洲人,脸色都变成煞白,比他们白皙的皮肤都还要白的多。
 
    海盗,不光是用枪打死了自己,还用穿过他身体的子弹点燃了大火。他被扑倒的那一刻,枪口正好是对准着那个区域。
 
    沾了一头一脸鲜血的英国帅锅顿时呆住了,他已经拼尽了全力,竟然还是这个结果。重达200公斤的油桶就在火焰中央,也许下一刻,就会因为受热爆炸,最终彻底将底舱点燃,那个时候,不仅是他们被锁在铁栏杆里的人会被化成灰烬,这艘船上的上千人,也活不了多少。
 
    没有船,在大海中,就算没有汹涌的波涛,也没有多少人能坚持多久的。
 
    可是,他真的已经尽力了,他终究还是低估了海盗的凶残,在知道自己不会活命以后,海盗用了一种惨烈至极的方式和全船人同归于尽。
 
    栏杆内顿时哭声一片,就算是小孩子,也知道了即将到来的悲惨结局。
 
    人都想跑,但是铁栏杆已经被一根两根手指般粗细的铁链给紧紧锁住,他们想逃开就得冲破那道被铁链紧紧锁住的门。
 
    而更该死的是,唯一可能逃生的门就在熊熊火焰那里,炽热的火焰和铁链将人的希望彻底锁死。
 
    那几乎是无人能突破的绝境。
 
    “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一个白人贵妇绝望的朝距离铁栏杆五米外站着的彗星和海盗们求救。
 
    虽然听不女海盗来说,死倒不是最可怕的,那巴加也被干掉了,算是替原住民们报了仇。唯一遗憾的是,海岛上还有七十多名那巴加的属下,岛上的原住民们还得受他们的欺压。
 
    “都让开。”随着一声怒吼。
 
    手持着客轮上专用消防斧的小洋妞儿冲了过来拼命的朝铁链砍去,一下,两下,三下,火花四溅。但将她栗色的长发烤得迅速卷曲的不是消防斧和铁链碰撞的火花,而是熊熊燃烧的火焰。
 
    炙热的火焰散发出的高温不仅烤卷了小洋妞儿的头发,也烤红了她的脸。
 
    可她依旧没有放弃,疯狂的猛砍。
 
    “劳拉,快走,这里交给我。”正在努力将装满柴油的铁桶搬动离开火焰区域的刘浪不由大吼。
 
    “不,我不走,你爱你的同胞,我也是。我是英国人,她们也是英国人。我不能看着他们就这样死在我面前。”小洋妞儿蔚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倔强,一边大吼着回复刘浪,一边依旧执着的砍着对她来说几乎不可能砍断的铁链。
 
    那一刻,不光是刘浪微微一僵,在场的成年英国人眼里都射出无比崇拜的光芒。
 
    尤其是在无比懊恼又无比恐惧的英国帅锅眼里,此时的小洋妞儿劳拉,绝对是浑身散发着光,神的光。虽然刘浪认为那是火光,炙热的火焰已经快点着她的裤子,如果她再不离开那个鬼地方,刘浪敢肯定,那两条大长腿一定会露出来。
 
    “啊!!!”刘浪猛然一声大吼,将一个被火焰炙烤得发烫的油桶掀到另一边,看看在火焰里的最后一个油桶,刘浪的眼睛都快红了。
 
    他明白,不要一分钟,或许是五十秒也或许是四十秒,那个已经被炙烤到高温的油桶一定会爆炸。那个时候,就算是他,也不一定会幸免,就更别说那帮妇女孩童了。
 
    “给我身上泼水,快。”刘浪猛然跑向栏杆边,冲海盗们大吼。
 
    “水,水,那里有水?”彗星还算聪明,马上想起了自己洗澡的那个舱室,因为眼前这个胖子的缘故,她根本没来得及洗完,就被迫穿上了衣服。
 
    可能这一辈子她都没跑那么快过,半桶清水只用了二十秒就被提了过来直接被隔着栏杆泼了刘浪一身。
 
    身上沾满了水的刘浪提着从小洋妞儿哪儿强行要过来的消防斧,红着眼珠子,朝着熊熊火焰,大踏步的猛冲,在距离火焰和铁门还有五六米的地方,就猛然高高跃起。踏着火焰,双手高举着消防斧,身体舒张如弓,就像一个战神,猛然朝铁链劈下。
 
    在场的人都敢肯定,他们此生中都不会忘记这样一个画面,一个胖子,会跳得那么高,跳得那么远,又跳得是那么决绝。
 
    他落下的位置,不是刀山,而是火海。可他依旧疯狂的跳了过去,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小洋妞儿蔚蓝色眼睛里蕴满了泪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她看见了刘浪额头上暴起的一根根青筋,那是力量用至极境的表现,就连上次和武技高超的日本人生死搏杀,她都未见过他如此狼狈。
 
    小洋妞儿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坚持,或许刘浪已经跑了。他既然能进来,就一定可以出去,以他的身手,在数十秒之内离开这个危险的区域并不是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