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刘知道如果不是我你不会受这样的伤

 镜子里的货除了他自己,还能是谁,哪怕没了头发也那么眉清目秀的,浪团座对于自己的帅一向都很清楚。
 
    但顶着这样一颗大光头,总让刘浪生出一种当和尚了的错觉。
 
    “嘻嘻,是不是还不习惯没头发的感觉?大火把你的头发都快烧光了,我就干脆把那些头发全帮你剪干净了,怎么样,对我的手艺还满意吧!”端着药盘走进舱室的小洋妞儿瞥见醒来的刘浪正在目瞪口呆的照镜子,脸上堆满了喜悦轻笑道。
 
    “头发被刮光也就算了,怎么给我包得这么严实,难道我晕倒了有人打我黑枪?”刘浪扯扯自己绑满上身的绷带,有些不满的问道。
 
    “别动,没有枪伤,但是有烧伤,你的背被烧得滚烫的铁栏杆上烫掉了皮,肩膀更是被油桶烫得皮开肉绽的,我那会儿好不容易给你敷上的药,怕你弄掉了,才给你包上的。”小洋妞儿嗔怪着打掉刘浪准备解开绷带的手,说道。
 
    刘浪一呆,烧伤不是都不用包的嘛!
 
    然后小洋妞儿下一句话就替他解惑了,“我来给你解开,该换药了,你醒了就不用包了。”
 
    刘浪。。。。。。
 
    你解和我解,有区别?
 
    绝对有区别。
 
    就如同男人脱女人衣裳和女人自己脱衣裳一样,对于女人来说,心境是完全不同的。哪怕就是解绷带,还是解一个男人的。
 
    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带着浓重中药味儿的烧伤药被小洋妞儿仔细的涂抹在刘浪的烫伤位置,有些凉丝丝的,很舒服。刘浪绝不会说,小洋妞儿的手指很柔软,柔软的指肚抚摸在背上,仿佛让伤痛也变轻很多。
 
    这就是的作用,无论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浪团座这一刻绝对是受用的,这并不以刘浪爱情是否忠贞为转移。不信,换成粗手粗脚的陈运发来试试?浪团座不仅不会如此受用不说,搞不好一脚就把那货给踢出去一个男人在自己背上摸来抹去,怎么想,都是让人汗毛直竖的一件事。
 
    那些企图谴责浪团座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人绝对都特娘的是道德伪君子,咋特娘的你们看着漂亮女护士给你们打针,裤子脱得比穿上快得多,也没见你们有半点儿羞涩之情呢?换个男护士拿着针管盯着你的臀部试试看?
 
    人性,就是这样,浪团座表现的很真实。
 
    抚摸着刘浪的伤痕,小洋妞儿蔚蓝色的眼睛里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对不起,刘,我知道,如果不是我,你不会受这样的伤。。。。。。”
 
    “不,不,那些贵妇和孩子都是你们日不落帝国的勋贵,我这次去欧洲如果能得到他们的帮助,一切行程应该会简单的多,老子表现得这么卖力,他们如果敢不帮忙,你信不信老子会扯着“忘恩负义”的横幅去他们家门口站着?”背对着小洋妞儿的刘浪龇牙咧嘴地解释道。
 
    替小洋妞儿守护她的坚持是一方面,因为孩子们希冀的眼光也是一方面,但刘浪所说的这些,其实,也是一方面。
 
    刘浪
    我是无辜的。。。。。。陈运发无言的拿过烧伤药,咱明明已经脱离了小兵的范畴是少尉了好不好?
 
    ps:昨天发了个单章后,很多书友进群,结果竟然还有在某些并没有获得授权网站充值付费看书的书友,风月只能在这里重申一遍,风月这本”抗战之还我河山“在国内最大的平台”起点“首发想来风月的书友来起点订阅,当然了,像qq、qq浏览器、qq书城、搜狗书城、塔读文学等等渠道也是网站授权的正版渠道。
 
 第707章 是天使还是魔鬼
 
    在刘浪沉睡的这一天一夜里,客轮并没有动。